首页|快讯|精选|一周|焦点|要闻|综合|今日|滚动|真相|世绘|百态|观点|深度|聚合|新度|智慧|趣味|即时|追踪|视野|视点|点击|分享|听闻|时讯|博览|推荐|维度|新知|热搜|热点|观看|新事|消息|荐闻|酷讯

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联想?

时间:2020-09-12 00:50:24 A5创业网

  短视频,自媒体,达人种草一站服务

特朗普威胁、澳大利亚调查、印度的封杀令……TikTok正经历着至暗时刻。

早在年初的时候,TikTok还是中国企业出海的标志性案例,字节跳动被视为第一家全球化的中国互联网企业,当下却陷入了前途未卜的迷雾中。

诡异的是,TikTok在海外市场举步维艰之际,国内的互联网上却上演了魔幻的一幕:无数网友跑到张一鸣的微博下施展网络暴力,诸如投降派、软骨头、跪太快等刺耳的声音瞬间爆发,甚至逐步演变成了对张一鸣的人身攻击。

倘若把时间轴再拉长一些,字节跳动的遭遇并非孤例,联想、中兴、腾讯等都曾面临国内和海外双面承压的困局。

01 被“潜规则”的中国企业

一面是Facebook的疯狂抹黑,一面是特朗普政府的强取豪夺,针对TikTok的围猎可谓史无前例。

然而这样的潜规则,对中国科技企业而言并不陌生。

华为在美国市场的处境毋庸赘述,缴纳了天价罚单的中兴仍然腹背受敌,数十家中国企业被列入了”实体清单”,哪怕是被网友们戴着有色眼镜审视的联想,也同样遇到过不公平的“潜规则”。

比如联想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后,本就应该继承IBM跟美国政府签订的采购合约,但美国众议院的一些议员以威胁美国安全、联想是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为由,要求将联想集团从美国政府采购名单上剔除出去。

这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时间节点,彼时的联想刚刚开启全球化征程,一旦被美国政府剔除采购名单,不只是失去上亿美元的订单,还可能对品牌形象和企业声誉造成无可挽回的影响,联想的国际化将陷入到不确定的风险中。

联想是幸运的,那时候的国际形势远没有现在复杂,在作出“中标的联想 ThinkCenter产品在美国本地及墨西哥生产”的承诺后,联想拿回了理所应当的订单,然后开启了乘风破浪的全球化时代。目前联想海外市场的营收占比已经超过七成,连续多年把持着全球PC 市场份额霸主的地位。

不同的是,2006年的互联网还很小众,还是少数精英群体的阵地,仍然可以听到不少理性的声音,联想的全球化一度被视为民族企业的范本。但2020年的互联网早已是多元声音杂糅的舆论场,盲从者的力量似乎碾压了理性的思考。

正如勒庞在《乌合之众》里对舆论的描述:“群体在心理学上是幼稚、无知、无理性且容易被利用的。在群体之中,绝对不存在理性的人。群体不善推理,却又急于行动。群体只会干两种事——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。”

结果常常是可悲的,就像质疑TikTok是“投降派”的声音出现后,不少网友在微博上不分青红皂白盲目跟风,以至于此前都不知道TikTok是何物。何况TikTok并不是唯一被投阱下石的对象。

就像某市场调研机构给出“联想二季度市场份额不敌惠普”的报告后,不少国内网友对联想口诛笔伐,言辞间甚至不乏对惠普的溢美之词。暂且不讨论报告的客观性,仅仅是“挺惠普黑联想”的魔幻现实就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试想如果中国没有联想这样的力量,一旦美国作出PC禁售中国的决定,将陷入怎么样的被动局面?可能被戴尔、惠普等垄断市场;可能让中国的电子消费行业倒退十年以上...... 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意味着数据安全的裸奔。

更可怕的不是盲从,而是站错了立场。

02 “本地化”曾是唯一路径

联想、字节跳动等被押上舆论的“法场”,或许还要归咎于进入全球市场时所选择的“本地化”策略。

杨元庆坦陈联想是一家高度本地化、国际化的跨国公司,被网友断章取义解读为“联想不是一家中国企业”,然后被贴上了“美帝良心想”的标签;TikTok被定义为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卡尔佛城的美国企业,即便传出了“迁都”的消息,也没能安抚下网友们的怒火……

有人调侃说“人的本质是复读机”,当大众看到一个相对占主导地位的言论时,下意识被扰乱了脑回路,然后像鹦鹉般模仿相同的话语发声。这样的结论比《乌合之众》还要激进,却着实揭示了国内互联网舆论的现状。

那么,中国土生土长的“民族企业”应不应该全球化呢?

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。

一个国家全球地位的上升,与诞生在这个国家的全球化企业是紧密关联的。1968年日本跃居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对应的时间正是索尼、东芝、丰田等日本企业的国际化征程。中国的GDP总量在2010年正式超越日本,也是中国企业进行全球化探索的时间拐点。

对应到中国企业在海外频频遭遇的“潜规则”,注定了全球化是件知易行难的事,文化壁垒、制度差异、市场监管等挑战让中国企业应接不暇。中国企业为了跑通“出海”之路,渐渐形成了两种主流的路径:

一种是模式输出,将国内被验证的商业模式带到海外市场,借机收割海外的市场红利,诸如阿里巴巴、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早期的出海路线均可归为此类,只是结果往往未能掀起太大的风浪。

一种是经验,将国内的经验带到海外市场进行本地化创新,积极适应当地市场的规则进行运作,比如华为、联想、TCL等科技企业的路线,被证实是中国企业全球化探索的唯一路径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大米
猜你喜欢